?
您的位置:首頁?????長篇連載?????【被凌辱的女警老婆】【1-5】【待續】
【被凌辱的女警老婆】【1-5】【待續】
(一

  我從大學開始認識老婆,到現在已經十幾年了。我老婆叫李慧,39歲,在市局刑警大隊工作,因為市里有要求,需要一名女性做領導,因此去年我老婆很幸運的擔任刑警大隊副大隊長的職務。

  老婆雖然是個生過小孩的少婦,但是身材保持得很好,乳房很大但很挺拔,一點都沒下垂,170的身材高挑,前凸后翹沒有一絲贅肉,一頭飄逸的秀發,俏麗的面容,配合著她那凹凸有致的魔鬼身材,美麗中透著伶俐,溫柔中又偶爾顯現出頑皮,端莊美麗又有原則,完全看不出是一個39歲、小孩都15歲的婦人,更像是一個20歲剛出社會的大學生。

  雖然老婆不太愛打扮,上班就穿制服,下班一般都是穿襯衫長褲,平時穿的內衣都是普通的胸罩,但是一舉手一投足都有致命的誘惑力,合身的警服使老婆的腰肢顯得更加細柔。老婆愛吃蔬菜,體內水份充沛,顯得皮膚水靈靈的又滑又嫩,讓人有種想操破她的沖動。最好看的是老婆的腳,老婆愛穿四寸細高跟的黑帶涼鞋,露出勻稱的十只足趾。

  很多人都覺得我老婆是靠潛規則上的位,而我明白,我老婆其實是個極其保守的女人,思想上甚至有些潔癖的感覺,從把處女之身交給我到現在,她連其他男人的手都沒有主動握過。就是老婆這種純潔堅定、英姿颯爽,才更能激發男人欺負她的欲望,特別是對她潔白的嬌軀,任何侵犯都帶著玷污和占有的快感。

  記得那天有雨,李慧下班回來,我早早做好飯等著她。老婆跟我說,最近市里出了好幾件案子,都跟冰毒有關,有一起還鬧出人命,局里很重視,下令要一查到底。老婆想了想說:「這次有點線索,毒販子的老窩好像是外省的。這群混蛋,害了這麼多人,落在我手里,我一定要好好折磨他們!」老婆皺著眉頭,惡狠狠的低語,雖然眉頭緊皺,卻有一種美人微怒的別樣風情。

  我看著面前俏麗的人妻女警美麗的小手握著拳頭,雙腿并攏,一只腳翹起,五個晶瑩剔透的腳趾微張,這美麗的畫面讓我一下子有想把她綁起來使勁操干的沖動。雖然結婚很久,但是李慧跟我做的次數不算多,一是兩人都很忙,二是李慧也有點做愛恐懼,每次做愛都很害羞,姿勢也是固定幾個,剛結婚那幾年平時做愛一般保持在每天兩次。但隨著時間的流逝,現在一個月也就兩次,屁股更是不讓我玩弄。

  『落在我手里?要是這麼個美人落在毒販子手里,該被怎麼折磨玩弄?估計得把老婆活吃了吧?』我有淫妻慾,這是老婆并不知道的事情。偶爾我會偷偷拍下老婆的美腳、美腿發到網上,欣賞網路上一堆男人對她粗魯的用語言泄慾。我經?;孟肜掀疟蛔锓缸テ饋?,綁得嚴嚴實實,被連續干上幾天幾夜,粗大的雞巴插入老婆純潔的屁眼。一想到就讓我既心疼又興奮!

  「老婆,我想要了……」我喘著粗氣摸著李慧的屁股。老婆臉微微一紅,輕輕給了我胸前一捶。老婆親了我一下,說:「我洗洗就來?!乖∈依飩鱽黻囮囁?,我幻想著老婆被人爆操的感覺,小弟弟硬得都快爆開了。

  洗完,老婆順手把臥室燈關掉,只留了一盞昏暗的床燈,「老公真壞!」嘴巴這麼說著,老婆手卻伸到背后慢慢解開胸罩,隨著李慧的動作,誘人的乳溝、34C的白皙嫩乳依次暴露,李慧的乳房很白,兩粒乳頭像櫻桃一樣鑲嵌在乳峰上。

  她豐滿而有彈性的臀部隔著輕薄的布料頂著我已經半硬的肉棒,上身慵懶無力地靠在我身上,順勢躺進我的懷抱里。我從后面撩起老婆的裙子,把三角褲撥到一邊,然后脫下自己的內褲,握住昂然翹起的大老二,對準老婆的嫩穴用力地抽插起來,碩大的陰莖頂進她純潔的陰道,老婆窄小的陰道里有些乾燥,但是這更刺激到我的小弟弟。

  我的陰莖很大,滿滿的塞在李慧狹小的陰道里,每插一下,一陣陣快感就襲擊著身上每一根神經。我握著老婆兩只美麗的小腳,把腳趾頭一根根的放在嘴里啃,老婆雖然習慣我的戀足,但還是害羞的把腳趾緊收,緊縮腳趾的白腳,現出完美的弓形,腳心的皮膚顯得非凡白皙。

  老婆潔白如玉的肉體在我的肆虐下開始微微泛紅,雪白豐滿的雙乳上布滿了我的手印,兩個嬌嫩纖細的乳頭已經被捏得微微紅腫起來。我將老婆纖美的雙腳強行并攏放在肩膀上,欣賞老婆的表情,老婆臉蛋白皙中透著粉紅,緊閉的眼睛更顯出她長長的睫毛,她的胸部隨著呼吸有節奏的上下起伏著任我發泄。

  我肆意地在她身體內射精,因為已經生過小孩,所以我早早做了結扎,這樣射起老婆毫無顧忌。我一次又一次地在她的子宮里射精,想著老婆被毒販抓起來肆意玩弄,淪為毒販的性奴隸,我的老二就根本軟不下來。老婆緊緊咬住牙關,不時感到一股強烈的熱精噴向她的子宮,只發出悶悶的哼聲,配合床因為搖動而使和床腳與地板摩擦發出的「吱吱」噪音,顯得更為淫靡。

  結束后老婆全身疲憊無力,連澡也沒洗又沉沉睡去,第二天一直睡到8點。

  早上吃完早飯,李慧開著我給她買的紅色牧馬人匆匆上班,我在陽臺上目送她遠去,抽著一根香煙,回憶著昨夜的瘋狂,想像著老婆將要與窮兇極惡的毒販展開斗智斗勇。

 ?。ǘ?br />
  李慧一直是市局里最早上班的,雖然老婆長得漂亮可人,但是能力在整個局里是數一數二的。局里有個玩笑,說刑警大隊領導是三公一母、三猴一虎。其他三個主要領導都是上了歲數,坐等退休,而老婆年輕能干、正義感強,辦事雷厲風行,基本上大案要案都是老婆帶隊,帶著手底下一堆小伙子跑現場、抓犯人。

  老婆手下的干警對老婆是又愛又怕,愛,是因為老婆不僅漂亮,還幾次在局黨委會上為手下爭取福利,跟著老婆混的手下,一個月加班費出差補助加起來比工資還高;怕,是因為老婆確實太強勢,雖然老婆在家溫柔可人、通情達理,但是在局里卻是說一不二。

  老婆最討厭磨磨唧唧辦事的警察,凡是重案要案,老婆都是要求24小時內拿出案件情況說明與解決草案,出差出警必須馬上執行,老婆手下都叫苦說辦公室的椅子買著是好看的,因為根本在辦公室呆不了三分鐘就被派出去執行任務。

  我們市里前幾年治安很差,老婆上臺后治安好轉不少,大規模黑幫斗毆什麼的已經沒有了,都是怕李老虎。聽說幾個黑道大哥放話,說要找人買老婆的命,放話說要是老婆落在他們手上,要把老婆活活玩死,兩條腿跟頭砍下來做收藏,身子喂狗吃。我有時候想想,要是老婆哪天真被黑社會抓住,可能是真真要被幾百人插到瘋,估計淪為性奴已經是最好的下場。

  跟老婆做愛的時候,我?;孟?,哪個老大找到我,要出錢買我老婆,我就拿個迷藥把老婆綁了賣給他們,然后看看老婆的下場。每次想到這里,我都情不自禁會射出來。

  除了黑社會,估計老婆的手下想干她的也不少,年輕干警火氣旺盛,心里都想把李慧這個高高在上、端莊冷艷的領導按在辦公桌上,享受操弄老婆這美麗女警人妻的快感?;孟胫鴮⒗铌牱瓉砀踩サ馗?,啃咬她優美修長的雪滑玉腿,用粗大的陽物撐開她兩片陰唇,沒根插入她溫濕緊密的陰道里,直抵花心,插了小穴又插屁眼,狂插起我老婆的嬌嫩肛門……這些估計是所有警隊人員在晚上腦海里都出現過的場面,若是幻想會變成現實,我老婆早就被他們玩弄了千遍萬遍,也許腳上的皮都會被親掉一層。

  來到辦公室的老婆坐下來就看昨天的案件分析,死者是個KTV女服務員,不知道是被人強迫還是自愿,注射了太多海洛因,自己從樓上跳下來死了。從報告上來看,這小姑娘才17、8歲,因為家里窮剛剛出來打工。

  『這群畜生!』老婆恨恨的想,對手上的案子老婆已經沒心思看了:『只有把販毒的人都干掉,才能給市民一個乾凈的生活環境?!焕罨蹆墒纸徊?,心里想的全是怎麼將這群毒販繩之以法。最近市里吸毒的人越來越多,開始有點不好控制的趨勢。

  想了想,老婆打電話叫來緝毒科的所有干部,下了兩個命令,第一是全力監視各大酒吧、KTV,打掉散戶賣家;第二是聯系線人,爭取找到毒品的上層賣家。開完會,老婆駕車離開了辦公室。

  郊區,幸福人家,這是一個滿偏僻的農家樂,只有一個桌子,老婆進來直接坐下,跟上前的農村婦女擺擺手,說:「鱔魚,燉蛋,炒個西蘭花?!罐r村婦女呵呵笑著,說:「好咧,您等著?!瓜氯ッα?。老婆比較愛吃這里的燉鱔魚,加上這邊地方偏僻,沒人,適合談事情,所以經常過來。

  老婆到了大約十分鐘,有一輛馬三停在院子里,一個上衣花襯衫、下穿沙灘褲、不倫不類的黃頭發乾瘦青年進來了,這乾瘦青年樣子讓人一看就覺得:這不是個好東西。進來后,青年恭恭敬敬的叫著:「李隊,還讓您等,不好意思。李隊,我最近老實得很!」老婆笑笑,指指對面的椅子說:「坐吧,猴子,有事找你?!购镒影炎郎系乃畨靥崞饋?,屁顛屁顛的給老婆倒水斟茶。老婆今天穿著白襯衫,因為天氣較熱,所以領口開得較大,質料輕薄的淡色乳罩有如一層淡淡的煙霧,雖然裹住了老婆傲人的身軀,把她傲人的胸脯保護得很完整,但還是若隱若現的透出了凹凸錯落的坡巒山谷,兩個乳峰上檔的凸起物,也可以隔著乳罩隱約的看出形狀。

  猴子一邊倒水,一邊從領口偷偷看我老婆的胸,水都快倒漫出來,猴子才依依不舍的把目光收回。

  規規矩矩坐在老婆對面,猴子眼睛又是一亮,因為從局里出來,老婆也沒有把肉色短絲脫掉,一雙纖纖玉足上蹬著一雙今年夏天最流行的黑色細帶匝腰薄底高根涼鞋,不但趁出了她一雙精巧細致的美足,連她那五個整齊排列在一起的腳趾都顯得玲瓏小巧,老婆的腳綿軟細嫩,腳趾密閉合攏,纖細光滑,粉紅色的指甲,玲瓏小巧,晶瑩剔透。整個足部,呈現出白里透紅的健康血色,毫無瑕疵。

  猴子假裝低頭賠笑,一雙猴眼不時地瞟著我老婆的小腳,恨不得把老婆的小腳咬下來。猴子腦海里,猥瑣乾癟的雙手揉捏著我老婆兩只羊脂般細嫩的奶子,嘴里含著我老婆的腳背并將玲瓏的腳趾含在嘴里吮吸著,瘦小的雞巴放在我老婆的嘴巴里進進出出,骯臟的精液不停地射入我老婆的喉嚨。

  『媽屄的,快40歲的老娘們還這麼好看,什麼時候買幾顆藥把這娘們迷倒往死里操,操爽,操他媽的一千遍,然后把她賣給閻王哥或者爛鳥哥,以他們恨這娘們的程度,估計這娘們怎麼都得死,要不就是被操死,要不就是被虐死。這腳真好看,真想弄她?!晃依掀拍闹篮镒有睦镆呀浽谕嫠?,她喝了一口水,對猴子說:「猴,最近市里的貨多了嘛!」猴子一個靈機把目光收回,結結巴巴的說:「李隊,跟我沒關系啊,我現在正兒八經的干活??!」「正兒八經干活?」老婆冷笑一下,說:「你那些事都是正兒八經干活?」猴子這人本來是個小偷小摸,老婆當普通警察時候抓過他不下五回,教育也教育了,死性不改。后來老婆氣不過,把猴子狠揍了一頓,指著猴子的鼻子吼:

  「現在老娘是替你娘在打,現在我就是你娘!」猴子被老婆打了之后,真的不再小偷小摸了,對老婆也服。

  老婆天真的以為他本性不壞,其實猴子這人就是個軟骨頭怕挨揍。他現在工作就是替一群公子哥服務,比如哪個公子哥看上車展的模特,拉拉皮條;又或者哪個衙內跟人不愉快了,他找幾個黑社會幫著報復。因為天天跟著公子哥混,他人脈漸漸多,線也漸漸廣,好幾個酒吧的看場都是猴子組織的,跟黑社會幾個大哥的關系也不錯。老婆曾經叫他當過幾次線人,猴子也很配合,任務也完成得很好,老婆心里還是很信任他的。

  「李姐,我這也是辛苦錢啊,真不是我。您想啊,我膽兒小,又怕死,哪敢碰這玩意?」「猴子,我相信你也沒這個膽兒,記住,這東西千萬別碰碰就是個死。這次可能要你幫幫忙,釣釣那幾個衙內,最好能問出來,上面的玩主是什麼狀況?!购镒酉衿ü杀粻C了一樣跳起來,說:「李姐,你這是要我的命??!這東西我哪敢碰得,幫你臥底抓抓幾個公子飆車也就算了,被發現大不了被打斷腿,也是報你的恩,可是,這……這……這個當線人可是要命的?!估掀艡C敏的聽出來猴子的話,說:「哦?猴子,你看起來知道嘛,你怎麼知道要命?」猴子一愣,說:「我是說毒品要命。李姐,你別逼我了,我知道,我不當線人你肯定不高興,你不高興我肯定混不下去,但是混不下去還能活,當毒販子臥底我可就真沒命啦!」兩人又爭執好久,最后老婆看出來猴子是鐵了心不干,無可奈何的說:「吃飯,吃飯。你再考慮一下,如果你幫我這次忙,以后市里你橫著走?!雇砩匣氐郊?,老婆把鞋一丟,說:「累死我了,老公快來給我揉揉腳?!刮倚χf:「好咧,得令!」一手把老婆按到沙發上,我的舌頭撬開老婆的貝齒,伸進檀口中攪弄,與老婆香嫩的小舌頭糾纏在一起,手里捧起她36碼的可愛小腳丫,淡淡的腳香讓我想到,這雙玉足在今天不知道又被多少人在腦海里玩弄。

  我一方面深愛自己的老婆,一方面又幻想別人操自己老婆,希望老婆被她每天對付的黑社會綁在床上,天天張著腿讓他們排隊一個一個的來操老婆美麗不可方物的小穴,希望老婆被人賣到妓院被不同的人玩弄??吹嚼掀疟J氐哪樕蠏熘货遘k的淚水,這樣的快感就好比用丑陋的重錘擊碎完美的斷臂維納斯,這樣把美麗的東西撕碎的感覺令人窒息迷戀,所以悲劇比喜劇更能打動人心。

  想到這里,我的老二立馬起立,敬禮,『我要操她!我要操她!我要把她操成婊子!』我喘著粗氣想。

  「啊~~老公,你個死人從來沒正經……」老婆不知道我腦子里想著什麼,只是發出嬌羞的呻吟。就在我的手摸向老婆大腿根部時,老婆手機突然響了,來電顯示:猴子。

 ?。ㄈ?br />
  看到是猴子,老婆趕緊輕輕推開我,歉意的對我笑了一下:「老公,要緊的公事,等我一下好吧!」我正慾火焚身,哪里聽得進去,老婆接著電話,我也不能閑著,我輕輕的撫摸著老婆的身體,從那纖細有型的腰部慢慢往下摸去,老婆的皮膚十分順滑,摸起來就如同絲綢一般,非常勻致。老婆一邊「喂喂」地打著電話,我一邊親吻著她圓柔的腳踝及白膩的腳背,老婆的聲音都稍微有些顫抖,聽在對面猴子的耳朵里,卻是別有一番嫵媚。

  「行,我知道了,我現在去找你?!估掀艗斓綦娫?,嘆了口氣對我說:「有點事情,我得出去一趟?!埂高@大晚上的,你去哪?什麼時候回來?」

  「盡快吧,工作上的事情,挺重要的?!估掀畔肓讼?,又好像要打消我的疑慮,說:「是我的一個線人,現在手上有一個棘手的事情,我去去就回?!冠s到猴子家,猴子穿著一件背心、大褲衩,懶洋洋的出來開了門,看到我老婆的一瞬間,猴子馬上從懶洋洋的狀態一下子精神起來。因為趕來得匆忙,老婆也沒有仔細打扮,穿著一件白襯衫、七分褲、白色涼鞋,因為天氣熱,襯衫已經有點濕,隱約可以看到老婆黑色的胸罩。胸前那一對誘人的尖挺乳房高聳著,渾圓飽滿的屁股和纖細的腰身激起了猴子難以遏止的獸慾。

  「李姐,你先坐,喝水?!购镒赢吂М吘吹亩肆艘槐肿硬柙谧郎?,老婆端起茶杯,輕輕的抿了一口,微笑著對猴子說:「謝謝!」卻不知道對面的猴子已經興奮得爆炸了。

  『操你娘的,要你平時兇啊,還不是老老實實吃老子的精液?!缓镒右恢倍枷胫枞栉依掀?,苦于沒有機會,只好在茶里還偷偷放了一泡熱精??粗甙恋睦掀藕敛恢榈爻灾约旱木?,猴子的老二慢慢硬了起來。

  「李姐,你說的事情,我考慮了很久。我稍微去打聽了下,這個毒品都是從隔壁浙省過來的,那邊最近剛出現了一個黑幫,叫地頭蛇。幾個老大消息都不清楚,但知道是退伍軍人,因為安置不好,所以出來組建了一個黑幫。這一票窮兇惡極的匪徒,因為殺過人見過血,知道自己早晚要死,已經完全不將生命當作一回事了,不僅僅是毒品,綁架、殺人、賣女人好像他們都干?!拐f到賣女人的時候,猴子瞥了李慧一眼,心里想:『賣的就是你這種良家婦女,把你賣進淫窩,使勁操干。要是你被賣了,我一定第一個上門嫖你,讓你求我,求我不要操你,求我不要射進去,求我不要咬你的美腿?!弧负镒?,那你幫姐一回,跟他們接觸接觸,摸摸他們的底?!埂好麄兊牡??我還想摸摸你的底呢!』猴子淫穢的想著。

  「李姐,我怕啊,我真的怕,以前幫你通風報信,那是因為被抓到大不了被打斷腿,這次被抓到,估計活著比死了還慘。李姐你放過我吧!我只能幫你這麼多了?!埂负镒?,你放心,我只需要你偷偷跟他們接觸,大致了解下情況。你要是幫我,我什麼都答應你?!估掀耪f完,好像又覺得什麼都答應你這話不太合適,又補充道:「到時候我幫你打招呼,給你安排正式編制,市里大部份公務員編制我都能讓你進去?!埂咐罱?,我真不是想讓你失望,但是我得有命才能去??!我才20歲,我連老婆都沒有,我不想絕后??!」老婆再次誠懇的勸說,甚至苦苦哀求,對罪犯的憤恨讓她向一個小她快20歲的小鬼低頭。

  猴子咬咬牙,露出一番豁出去的表情,說:「好,我去試試,但是先說好,有什麼風吹草動我一定先跑?!估掀怕牭胶镒诱f肯幫她打探消息,高興得不得了,心里松了一口氣,想著,總算說動這死小鬼了。

  猴子這時卻又來一句:「但是我真怕死掉,還有個怨我沒有實現……李姐,我……」「你……你要怎麼樣?」老婆的目光看到猴子緊盯著她的胸口,立刻羞得滿臉通紅。除了我之外,還沒有一個人敢直直盯著老婆的胸看,李慧忽然有種不祥的預感。

  「李姐,你真漂亮……我一直很仰慕你,我這次豁出性命,也是因為你……我……我……」老婆已經能夠預感到這個家伙要對自己說什麼了,頓時心里有種強烈的恥辱感。這個才20歲的小流氓,這個瘦不拉嘰的小痞子,想著的是自己的肉體。

  「李姐,我想要愛你一次?!构?,猴子支吾了半天,終于提出了自己的條件。

  老婆此時肺都要氣炸了,清新亮麗、英氣逼人的眉宇間顯示著她怒氣沖沖,老婆猛地一拍桌子,加了料的柚子茶一下子傾覆在地上,水濺落起來,潑在老婆的腳上:「你說什麼?!」猴子趕緊站起來,說:「李姐,我錯了,你千萬別生氣??墒沁@是我的真心話,我知道我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可是……可是我控制不住??!我看到李姐你,我就對你一直朝思暮想,這次……這次我說不定死了,這些話我可能再沒有辦法說了?!沟呛镒幽挠心屈N老實,說是在幫老婆擦腳,其實是抱著她的腳一頓亂摸,猴子假意幫老婆擦拭腳,不斷贊美老婆的天仙般的美貌。他捧起我老婆的腳,老婆被猴子一連串舉動弄得有點呆,居然任由猴子把玩自己的美腳,猴子見狀趕緊把舌頭伸進我老婆趾縫里舔,一邊還撫摸著李慧紅潤柔軟的腳掌心。

  猴子看著老婆白嫩的腳趾頭、纖細的腳掌、粉紅色的腳后跟,那柔美無比的雙腿,他的褲子檔部鼓了出來,肉棒已經被她的粉腳弄硬了,呼吸也變得有點粗重,此時的猴子只想把我老婆徹底剝個一絲不掛,掀起眼前這漂亮少婦的玉腿,毫不留情地開山劈石,捅開緊迫的陰道內壁,沖破女警的防線,直抵子宮口,聽著我老婆發出一陣長長的悲鳴,將子孫射入我老婆身體深處。

  李慧的腳被他這麼一舔,人才驚醒,腦子里「轟」的一聲炸響,像觸電一般心頭劇震,激烈的掙扎起來,拔腳猛地收回來。

  「李姐,求求你,求求你!」

  猴子的乞求換來了我老婆一個狠狠的耳光,我老婆憤怒的眼神跟眼前這個乾瘦猥瑣年輕人對視著。

  「我已經結婚了,你當我什麼人,我都是可以當你媽的人了。我跟你說,不可能,這個不是條件,你不愿意去,我不勉強你,但是你敢再提一句,我讓你在市里混不下去!」老婆說完,把門一摔,怒氣沖沖的走了,留下猴子一個人跪在地上,摸著自己紅腫的臉頰。

  良久,猴子陰陰一笑:「臭婊子,看不出還挺有原則的嘛!好好好,今天你打我一巴掌,遲早老子要干得你屁眼都能塞進拳頭,你等著瞧吧!」說完,猴子又開始回味我老婆美腿的味道,想到方才李慧那副銷魂的模樣,猴子一下子精神了起來,開始思考著他那一個又一個惡毒的玩弄我老婆的計劃。

  老婆腳不沾地上了車,坐回座位,「呼」的嘆了口氣,這麼多年,對老婆表白的人太多了,但是李慧的思想一直很堅定,在和我結婚以后,仍有許多外遇的機會和對象,對她表白的人大多都很優秀,但她覺得女人就該從一而終,這一輩子,她只有我一個老公,不會再委身于他人,直到老去,以清清白白的身子過完這一生。老婆對猴子的表白毫無感覺,只有無盡的厭惡。

  『算了,他還是年輕人,缺少教育,算了算了,不要一般見識?!徽诶掀庞嗯聪畷r,手機突然又一次響起,本以為是猴子打來道歉,一開手機,卻是自己的妹妹,32歲,在市城管大隊當黨委副書記的李靜她老公打來的。

 ?。ㄋ模?br />
  看到是妹夫的來電,老婆伸手接過電話。

  「姐,靜靜在你那嗎?」

  李靜是我老婆親妹妹,兩人感情很好,從小玩到大都沒有分開過,因為李慧大七歲,所以總是充當李靜保護傘的角色。

 ?。常矚q的李靜能在這個年紀就當上城管大隊的黨委副書記,老婆在其中也是花了不少力氣,甚至放下矜持陪市領導好好喝了幾頓酒。李靜是屬于保養得很好的那種女人,長得漂亮,直直的碎發,甜甜的笑容,平時喜歡穿絲襪和高跟鞋,有點像韓國明星全智賢。

  「沒有??!怎麼,你們又吵架啦?」

  「小吵了一架。那她跟你這幾天聯系過嗎?」

  「沒有啊,我這幾天也忙。呵呵,你們啊……」老婆對此不以為然,以為小兩口又是在胡鬧。

  這時從話筒里傳來妹夫略帶哭腔的聲音:「姐,靜靜她……靜靜她都四天沒回家啦!到處都找不到她!」

  老婆停止了吃吃的笑,表情嚴肅起來。

  「前幾天靜靜說太累了,又要工作又要打理家務,抱怨了幾句,我跟她吵了一架,結果她就搬到單位宿舍去住了。這幾天我去找她和好,敲門卻也不見應,我以為她仍在賭氣,心想,她總要去上班吧,結果打去她辦公室,說這幾天人都不在,連交班會都沒開,也沒有說出差。我越來越覺得不對勁了,靜靜這下去哪了?」

  老婆猛然抬起頭,變色道:「家里現場的情況怎麼樣,有沒有可能被入室搶劫?」老婆的心一下子提了起來。

  「我在她宿舍看過了,家都整整齊齊,屋里沒有什麼異常,錢卡也都在?!估罨勐犞梅蚪辜钡幕卮?,忽然有種不祥的預感,『千萬別是被綁架或者拐賣了!不會跟毒販有關系吧?』老婆越聽越心寒,突然心里冒出一個念頭,『不會,不會?!焕掀庞诌B連搖頭,使勁把這個不吉利的念頭從腦海里驅趕出去。

  「別急,交給我來辦,你再去家里看看有沒有線索?!估掀艗焐想娫?,立馬驅車飛速趕回單位。

  「老李,你這個點上班啦?」市局陳副局長正結束加班,準備關閉辦公室的門,見到我老婆,殷勤的打著招呼,但李慧早就心亂如麻,哪有心思搭理他。連上級殷勤的招呼都視而不見,一個勁往辦公室沖,高跟涼鞋把深夜公安局辦公樓的路面踩得「咚咚」直響?!翰?,媽屄,大姨媽來啦?』陳副局長熱臉貼了冷屁股,憤憤的想。

  凌晨兩點多,屬于刑警大隊的整棟大樓燈火通明、人聲鼎沸,所有的警員看起來都帶著倦色神色匆匆,他們接到老婆的電話,知道頂頭上司的寶貝妹妹、城管大隊的李書記不見了,不用動員便一個個主動行動起來。安排好一切,老婆依然無法鎮定下來,整整一天都心神不寧,晚上也是急得翻來覆去,這可能是有史以來老婆最緊張最難熬的一天。

  「鈴……鈴……鈴……」在第二天寂靜的半夜,忽然傳來一陣手機聲響,老婆連忙翻身而起接聽電話。

  「喂?小王?」老婆的聲音中有著一絲難以掩飾的顫抖。

  「李隊,查到了,查到了!」從對方的聲音中,感覺到十分急促而興奮。

  「人呢?人在不在?我妹妹她沒事吧?」

  「嫌疑人剛抓到,現在情報室正在匯總口供與監控資料,您要不去看看?」「我馬上到?!?br />
 ?。   。   。   。肝覀冋{出了這個星期市里所有李書記可能經過路線的監控,昨天忙了一整夜,經過全力偵查,我們順藤摸瓜,現在犯罪嫌疑人已經被抓獲。他們……」特偵科的一個年輕小伙子面帶得意的向老婆邀著功。

  「什麼情況!」老婆不耐煩的吼道。

  邀功不成的下屬被嚇得一個激靈,連忙說:「人才剛帶到,嫌疑人是東區的三個燒烤攤販,一個老板,兩個小工。老板叫范榮,47歲,內蒙人,兩個小工一個是他弟弟,33歲,范耀,也是內蒙人。兩人倒沒什麼斗毆跟偷竊的案底,是老實買賣人。最后一個才15歲,叫吳明,黑龍江人,這個小子就壞啦,經常收了別人的錢在外面打架。上上月市里檢查,李書記親自帶隊突擊整治東區路邊攤臟亂差情況,跟他們起了沖突,李書記叫人收了他們的攤子跟食材,所以這次是應該預謀尋仇,具體情況正在會議室審問?!挂贿M會議室,就見一個吊兒郎當的年輕人囂張地說:「老子還沒滿18歲,就是殺了人也沒罪。別以為你們是警察就可以亂來哦!知道不?未成年保護法,咯,老子就是強奸了這個女警察,你們也沒奈何?!惯@男孩看到我老婆進來,擺出嘻皮笑臉與色膽包天的態度指著我老婆調戲道,態度十分放肆。

  另外兩個衣著邋遢、滿身油膩的中年人不發一語,失神地坐在椅子上,頭低垂著,但是偷抬的雙眼都在我老婆身上掃上瞄下。

  老婆臉色變得陰沉,憤怒的眼中似乎要噴出火來。她慢慢走近男孩,突然飛起她那條雪白修長光滑又性感的右腳,正踢中吳明的下部。吳明一聲慘叫,彎著腰,雙手按著下身要害慢慢地倒在地上。

  「臭婊子,老子記住了,遲早我要把你這腳的腳趾一根根掰斷,一根一根吃掉!我要玩你三天三夜,操你的屄、操你的屁眼,操你……」吳明倒在地上,眼睛卻死死盯著李慧性感的腳。

  沒等吳明意淫完,他的臉上就再次遭到了老婆美腳的親吻,吳明一下子被踢倒在地,鮮血從嘴角中流出,痛苦地呻吟著。頭暈腦漲想從地上爬起來的吳明還未來得及站穩身形,老婆的拳頭已出現在了他的眼前,由一個小黑點兒迅速地變大,之后,便什麼也不知道了。

  「你們幾個,這小子再說一句話,拖下去打,打到他懂做人?!估掀爬淅涞姆愿朗窒?,沒有理會暈倒在地被拖走的年輕人,轉過頭對著剩下兩個中年人說:

  「你們繼續交代,交代得不對,我心情不好,誰再敢說一句多余的話,我讓你們做不成男人。講!」

  年長的中年人打了一個寒顫,一股讓人不寒而栗的怨氣,剎那間讓范榮的雞皮疙瘩都發作了起來。

  「我們從一個星期前就開始準備怎麼報復她了。我們在李書記手下受盡了管束,心情非常郁悶,那天我們買了很多酒和菜就喝了起來。想著被這麼一弄也沒活路,就想把這婊……這領導抓起來打一頓,出出氣。她沒收了我們好多錢,好多好多錢??!我們都是做小生意的,弟弟的老婆本都沒啦,我們怎麼活啊……」范榮突然殺豬一般嚎啕大哭起來,老老實實地交代著事情的經過。

 ?。   。   。   。菐滋?,李靜下班都回自己單位分配的宿舍住,路上要路過一條小巷,巷子不算很寬,此時正因為下班沒多久,李靜褪去了白天在城管大隊的制服,換上了輕松的連身家居輕便連身裙。

  李靜走得不快,但她漸漸轉入了人較少的路,四周一片漆黑,僅僅有一些微弱的月光。這個時候戴著耳機聽著美妙音樂旋律的李靜完全想也想不到接下來會碰上她一生最大的轉變,永遠也想不到今天有可能是她一生中最難忘、最恥辱的日子的開始。

  從李靜下班起,吳明就一直跟隨著李靜后面十米左右的距離,此時看到四下無人,在不遠處望風的范耀于是跟同樣吊在李靜身后開著面包車的范榮打了個暗號,范榮連按喇叭三聲。

  接到信號,吳明突然一個箭步沖上去,一腳踹到李靜的腰部,李靜被踢得踉踉蹌蹌地向后退了幾步,最后一屁股坐到地上。還沒來得及反應,另外兩人也迅速沖過來,他們迅速的把李靜拉到巷子里推坐下來,李靜揚起的小臉被范耀迅速掐住粉腮,被迫張開的小嘴里頓時被塞入一條充滿羊騷味的毛巾。

  一記鉤拳拳狠狠搗在李靜柔軟的小腹上,她一聲慘叫,修長的身子立刻痛苦的蜷縮作一團,單膝跪倒在地。又是一腳踢來,正中李靜頭部,眼前一黑,隨即一個漆黑的垃圾袋罩住了李靜的頭,緊接著一記耳光重重地抽在了李靜的臉上,她的臉頰登時紅腫起來。

  李靜發出一聲悲鳴,感到一陣眩暈,激烈地喘著氣,蒼白的雙唇微微發抖。

  緊接著頭上又被重重地打了幾下,后腦一陣劇痛,眼前一黑,當場昏死過去。

  一切發生得那麼突然,從發生到結束,夜晚還是那麼漆黑,依舊那麼沉靜!

 ?。   。   。   。溉缓竽?,你們做了什麼?」老婆按捺著心中的殺意。

  「我們把她按在地上打了一頓,然后……我們喝多了酒……然后我們……」范榮低著頭,好像是慚愧的懺悔著,卻沒有人發現范榮臉上掩不住的貪婪之色,他死死地盯著我老婆的美腿。

 ?。   。   。   。∠镏兄挥羞@三個男人和我美麗高貴的小姨子李靜,三個男人的眼睛都死死盯著趴在地上昏迷的李靜,他們突然意識到,這個毫無反抗能力的女人除了是他們的仇人,還是一個可以肆意玩弄的尤物,李靜兩條白腿在微弱的燈光下好像泛著金黃的光,這糾纏在一起的一雙玉腿頓時激起了他們無限的獸慾,他們的眼睛開始在李靜身上放肆地瞄起來。

  「叔,人我們已打了,反正也是要被抓,要不……要不我們操了她吧?」吳明小聲說,雙目射出忿然之光芒。

  聽到這話,另外兩人渾身一震,四周突然靜得一點聲音都沒有。

  「是啊,既然都這樣了,索性干她一炮多爽??!」范耀同樣已經無法克制住自己體內熊熊燃燒的慾火。

  「強奸……犯法……坐牢?!狗稑s面無表情的說,卻說得那麼蒼白,那麼沒有說服力。

  「這騷娘們漂亮得很!我們給她錄個片子,到時候說不定她還不敢追究我們打她,實在不行我們跑??!」吳明仗著喝了幾口白酒,色膽已經頂上了天,一雙眼睛火一般的在李靜美麗清純的臉頰上掃來掃去。

  同樣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李靜的范榮,費了半天勁才為自己點上一根煙,略一遲疑,他把眼睛一瞇,下定了最后的決心:「操你媽的,叫你這小婊子斷老子財路,老子就把你輪了!要死他媽的就死吧!把她帶走。我們把這娘們帶回去,要死老子就先操死你?!?br />
  三個男人將李靜放在地上,從車里找出一條繩子把李靜雙手綁在背后,用皮帶將李靜雙腳也綁好,一塊黑布將她的眼睛蒙上,范榮指揮兩人將她架起,拖了出去,塞進車里,趁著夜色,開向李靜的地獄。

 ?。   。   。   。咐铌?,這是他們的手機?!惯@時小王打斷了范榮的說話,局促不安的遞過一個手機。

  「手機?手機里有什麼?」老婆遲疑了半晌,但最終還是問出了口。

  「李姐,手機里面……有錄像……」小王說著,眼神有些閃躲。

  看著小王支支吾吾的樣子,老婆猛地一震,眼睛呆呆的看著小王,她其實早已經意識到妹妹身上發生了什麼,只是不愿意接受。打開手機,老婆猶豫起來,她無意識地翻著手中的手機,突然覺得渾身一陣陣發冷,身體晃了一下,險些摔倒在地。

  錄像里,李靜被押到了東區一棟破敗的小樓,這是三人租住的地方。范榮、范耀兄弟正將李靜的手腕、腳腕拉開,用柔軟的布帶將李靜的美手跟玉足分別捆在床頭床尾。此刻高傲冷艷的李靜呈「大」字型被固定在床上,猶如一只待宰的羔羊,晶瑩剔透白玉般的胴體除了兩腿的絲襪高跟外已經被剝得一絲不掛。

  看著平時對自己冷言冷語的美麗女書記毫無抵抗力的可憐模樣,15歲的吳明頓時覺得有個什麼東西在自己的腦袋里「轟」的一聲爆炸了:『我只是個切肉的,這女人是城管大隊的書記,是另外一個男人的老婆,她現在可以隨便我操,我玩她哪里都可以……』

  他很快地脫掉衣服,露出渾身橫肉,「嗷」的一聲首先沖了上去。

  還沒有醒轉的李靜右腳上的涼鞋首先給吳明剝了下來,裹著黑絲的小腳丫白嫩、瘦削,曲線優美,這打工小伙湊上去吻遍了曾經踢翻自己攤位的那只美麗黑絲腳丫兒。兩條修長的大腿被他向兩邊極限分開,那兩片嫩唇無力地張開著,吳明調整自己的大雞巴對準位置,陽具離李靜的陰戶約有10厘米的距離,他倒也不慌忙,用龜頭慢慢在李靜兩腿間摩擦,粗大的龜頭用力擠壓,卻并不刺入。

  這時李靜幽幽醒轉,睜開眼,還沒來得及呻吟,突然發現自己竟被幾個街邊擺爛攤子的窮鬼瘋狂玩弄,其中一個年紀估計還只有自己的一半,這一幕讓她被嚇得魂飛魄散,羞憤交加之下差點再次暈過去。

  「你們干什麼?你們這樣是犯法的!」李靜大吼。

  「你當時不是說要我們滾蛋嗎?騷貨,今天讓你這老女人嚐嚐我的精液!」15歲的吳明心中充滿了報復的滿足感。

  「不……不要過來……不要!救命??!你干什麼?不要進來!」吳明毫不理會她的哀求,低下頭去啃咬吻著李靜圓潤優美滑膩的肩頭,一手將她一條穿著黑色絲襪的美腿提起來,一把便撕開右腿上的黑色絲襪,露出雪白的美腳。他拿起李靜這條光潔如玉的大白腿,張開血盆大口,狠狠的一口咬在李靜的小腿上,李靜被腿上傳來的劇痛肆虐著,忍不住昂起頭發出「啊」的一聲慘叫,玉頸向后仰,秀發披亂在臉上,雪白身軀痛苦的扭動著,顯出無盡的凄美。

  「畜生!啊……痛痛痛痛!我的腳……不要!求求你?!估铎o痛得五官都扭曲了,臉上滿是驚恐的神情,呼救的語氣中已經開始略帶哀求的成份。

  吳明哪會理會她的哀求,用自己粗大滾燙的陽具在這艷美人妻嬌緊的陰道口摩擦刺激著,慢慢半個龜頭已經開始插入李靜的小穴。驚恐間李靜又羞又恨,竭力全身反抗,全身開始猛烈地掙扎。

  「當時你很牛逼嘛,現在呢,現在還不是被老子摁在身下玩,今天老子要狠狠玩你一夜!」

  「??!啊啊啊啊……」吳明下身用力一挺,粗大的陽物撐開李靜兩片陰唇沒根插入緊密的陰道里,劇烈的疼痛與失貞的痛苦促使李靜發出一聲長長的嚎叫。

  吳明一邊抽插,一邊把李靜的兩只腳放在自己胸口親吻啃咬,捉著李靜的腳板猛地嗅腳味。

  壓抑的呻吟聲、不斷加重的喘息聲和下身的撞擊聲越來越響,回蕩在骯臟窄小的房間里。

  抽插了數百下之后,在李靜醉人的尖叫聲中,吳明將陰莖深深插入李靜的子宮里,緊接著一股白花花的精液便噴涌而出,一滴不剩的射進了李靜的身體中。

  「這次把你的肚子都干大,叫你給老子生個娃!」吳明點了一根煙,惡狠狠的笑著。

  李靜哭起來:「求求你們,放過我吧!求求你們?!惯@時李靜已經是泣不成聲了。

  另外兩個男子看得目瞪口呆、猛吞口水,也趕緊撲了上來。色迷心竅的范耀此時一口咬住了李慧的左乳,李靜只覺一陣劇痛,范耀緊緊用牙齒咬住乳頭,李靜雖然劇痛卻不敢掙扎,生怕這個丑陋的男人把自己乳頭嚼爛,只有仰著頭眼里泛著淚花任他發泄。

  不知什麼時候,身材微胖的范榮也已經脫光了衣服來到正不斷喘息流淚的李靜身邊。沒等她反應過來,男人已經摟住她纖美的蜂腰,在李靜白嫩光滑的腰際咬呀啃著,看著美麗能干的女書記屈辱在地上下晃動的身體,讓這個年近五十卻一事無成的老男人情慾大增,范榮用盡全力緊緊地抱住她。

  李靜瘋狂地叫著、瘋狂地掙扎著,讓這個男人的內心也得到了極大的滿足,因心情過于興奮而引得雙手抖索了不少,使得連拿起雞巴對準起來都有那麼一點兒不聽使喚。

  幾天沒洗的雞巴挺得直直的在她陰道里快速抽插了起來,丑陋的陽具在李靜天生狹窄多汁的陰道內抽插得越來越猛,并且也越來越粗野地進進出出,一次比一次用力地深頂,直到如野獸般狂吼的一聲,終于將精液如火山爆發般噴入李靜的陰道最深處,一下子陰道就被灌得滿滿當當。

  「啊啊啊啊……不要啊……求求你……嗚……嗚……」一時間這小屋里充滿了淫叫的聲音。

  剛發泄完獸慾的吳明也沒有閑著,他開始去吸舔李靜那白嫩的腳背、粉紅色的腳板、一根根整齊滑嫩的腳趾頭。李靜的腳趾、腳掌,全都溫暖光滑,細嫩無比,吳明輕輕捧著這只美麗的玉足,把腳放到鼻子下深深地呼吸那淡淡的味道,然后抓起整只腳丫放到嘴里,突然一口咬在腳心上細細地咀嚼,李靜白生生的腳被他咬出一道深深的血痕,讓李靜痛得差點窒息了。

  「我的腳哇~~痛!痛!」李靜凄厲的哭嚎起來,兩條腿拼命抽動。

  此時玩夠了乳頭的范耀把龜頭對準李靜的肛門,慢慢頂在肛門口處,這一下李靜全身都僵直了,她瞪大了雙眼,都不敢說一句話。

  「哈哈哈,對!對!對!這里緊!這里緊!」吳明在叫好。

  「我讓你兇,老子叫你好看!」范耀粗大的肉棒慢慢撐開了李靜的屁股,深深地插進屁眼里,狠毒地開始抽插奸淫著李靜的肛門。

  「痛!那里不行,放過我,放過我!」李靜尖叫一聲,她雪白的手指緊緊抓著床單,清秀的五官痛苦地扭曲著,纖細的雙眉緊緊地皺在一起,豆大的汗珠劃過光滑的臉頰和淚水混在一起,反而更激發出男人心底侵犯她、蹂躪她的獸性,范耀大力一頂,碩大的雞巴深深插入李靜的腸子里,拼命地攪拌。

  李靜「呀啊」尖叫了一聲,大口大口的喘著氣,身子一陣陣痛得發抖:「救命呀!不行啊,求你饒了我吧!我要死了,不要再干了,我痛死了,求你了……??!啊啊啊……」

  李靜只覺得肛門的嫩皮已經被插破了,她呻吟著語無倫次地哀求。范耀毫不理會李靜的哭泣,雙手牢牢抓住飽滿如桃子一般的美臀,盡情享受著胯下緊縮的屁眼,每一次抽插都直插到雞巴根部。

  很快,肉棒在李靜屁眼一陣陣快速的緊夾下猛烈地噴射出灼熱的精液,燙得李靜的直腸壁更加強烈地收縮高潮。李靜瘋狂地擺動頭發想要掙扎開,范耀緊緊地抓住她的頭發往后扯,肉棒還奮力地在李靜屁眼里面猛頂猛轉。

  「救命啊……不要啊……痛……」呼救了一會,李靜的慘叫呻吟都變得斷斷續續,喉嚨里的聲音越來越弱,鼻息倒粗重多了。

  范耀射完,范榮又開始了新一輪的發泄,這次他一邊抽插著女書記美麗的陰戶,一邊用手指放進李靜的嘴里,用手指玩弄李靜柔軟的舌頭。他低下身子,慢慢地親吻李靜高挑的鼻子,鼻子冰冰涼涼,范榮用抓起李靜的腦袋,把這美麗的頭顱如玩具一般放在胸口,讓我小姨子的櫻唇去觸碰他黑黑的乳頭。

  李靜光著的一只腳落在了范耀手上,范耀的暴虐比吳明更甚,他一口咬住李靜的腳后跟,這一口差點咬下李靜一塊肉來,他拼命地撕咬,一些表皮甚至被他吃進肚里。

  此時李靜像個半死的人一樣,慢慢地已經叫不出聲音,她不知道自己被搞了多久,也不知道還會被這三人玩弄多久,她慢慢蜷起雙腿,屁眼里還汩汩的流出一灘精液。抬起頭,眼中只剩下麻木,茫然地盯著不知道什麼地方。

  睜開眼,她的臉暈紅似火,只看見朦朧中吳明再一次扛起自己美麗的雙腿,李靜絕望地閉上了眼睛,雙腿無力地張開著,任由吳明壓在自己圣潔的胴體上繼續發泄著原始的獸慾。

  整整一晚上,李靜被三根丑陋低賤的雞巴干得死去活來,這三個人都是社會最底層的渣滓,什麼時候玩過如此冰清玉潔的女人,何況還是如此高貴,是平時他們跪著仰望的人物。三個賣羊肉串的小販充滿了報復的快感與蹂躪的沖動,他們粗魯地拉扯李靜的頭發和纖弱身體,像狼群享用著自己的獵物,將李靜反覆的撕咬操弄,將一股接一股的腥濃熱精射入李靜子宮深處。

  清晨,李靜目光有些呆滯地躺在床上,一股乳白色的精液從她微微紅腫的陰唇間與屁眼內流了出來,腿上半透明的黑色絲襪有半截已經被浸透,精液的前端已經快流到她的膝蓋處,這白色渾濁的液體在早已精痕斑斑的黑色絲襪上一格一格地向下流淌,更顯得觸目驚心?,F在的李靜,已經完全沒有平常那賢淑端莊的樣子,身上、乳房上、腳上、屁股上、腿上、臉上都被三個小販咬得遍體鱗傷。

  「我要告你們!我要告你們!」李靜已經徹底崩潰,只能歇斯底里的痛哭。

  「你看看你的錄影,傳出去,你還能做人嗎?」范耀把手機拿到李靜眼前,一邊給李靜看,一邊開始舔李靜的鼻子跟小嘴。

  「你們這幫人渣,我一定要告你們,我要讓你們坐牢!」怒極攻心的李靜犯下了一個嚴重的錯誤,這一錯誤也導致了她徹底淪入了在劫難逃的地獄深淵。

  「叔,這女的怎麼弄?她好像完全不在意錄影。這騷屄,現在她也看到了我們的樣子……」看到李靜不愿意妥協,吳明有點清醒了。他雖然才15歲,卻陰狠毒辣,而且覺得自己是未成年人,什麼都干得出來??吹嚼铎o要報警,第一個想法就是把李靜殺了,當然,要好好玩幾天再殺。

  「媽屄的,她還想抓我們!哥,我說,干也干了,乾脆搞死她,搞死她把她剁碎了,這娘們肉嫩如羔羊,做成羊肉串賣掉,咱們再跑了得了?!狗兑m是本份人,卻是奸出了真火,連平時看的秀色小說的情節都想到了,一雙賊眼瞪著李靜的美腳,他是真的想把李靜剁了吃掉。

  「你他媽的少胡扯,還做你媽屄的羊肉串。這女的我們是搞了,真玩死了得吃槍子!」范榮卻是一個相對老實怕事的人,現在發泄完的他也開始有點后悔,但是畢竟人也奸了,他到底也是個兇悍之輩,雖然膽小怕事,但是真到絕境反而有擔當。

  這時的范榮突然冒出一個念頭:如果把這高貴的書記販賣給隔壁省當黑社會的兄弟那該有多刺激??!讓各種嫖客去操這個婊子,有空自己還可以去回味回味她,想必兄弟也不好意思收錢。賣給黑社會,這女的一輩子也就是被人玩了,哪有機會報警。

  「一不做二不休!咱們把這娘們再好好玩幾天,把她賣到窯子里面,到時候真被抓了,大不了認個拐賣婦女坐個十年牢,吃十年公家飯?!狗稑s一拍大腿下定了決心。

  此時的李靜后悔不已,自己一時沖動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后果,「不!放過我吧,我不報警,我不報警!」李靜顯然知道等待自己的命運是什麼,一想到自己可能的結局令她不寒而栗,后悔不已。

  李靜馬上嘶聲尖叫,拚命地想將雙手擺脫出來,可仍然無法避免雙手被緊緊地捆綁在了背后,眼上也再次給朦上一塊黑布,一只腳上沾滿精液的黑色絲襪被脫下,塞進了嘴里,隨即身體一輕,已經給人扛在肩上,接著又被塞入一個粗糙的麻袋中。李靜難過得崩潰痛哭,但也知道自己是無法逃離三人的魔掌了,她也慢慢地不再抽搐,只是不時地微微顫抖著。

  視頻的最后是車子正往罕少人煙的道路駛去,被放在后座椅子下的李靜從麻袋里探出的兩只白嫩小腳分別被范耀和吳明抓著,兩人一起亂摸李靜裸露在外面雪白的腳板與腳趾,不時彎下身去咬上一口,咬一下,袋子里的人就抽搐一下。

  當車子在人煙較少的道路上飛馳著,吳明早已按捺不住地把李靜從袋子里拖出下半身,露出雪白的屁股,上半身還在麻袋里面,他在被掰開的兩腳間蹲下,將硬挺的老二干入李靜乾燥充血的肛門內……

 ?。   。   。   。掀艖嵟乜粗@一切,看著妹妹豐滿雪白的軀體被眼前的小攤販摧殘,被強暴得不成人形,就好像匪徒在強奸玩弄自己一樣,老婆激動的把身子盡力挺起以平靜自己殺人的沖動。

  「現在人呢?人在哪里?」老婆充滿殺意的聲音足以凍死一只北極熊。

  范榮額頭冒出了冷汗:「賣……賣了!賣給一個叫地頭蛇的黑幫啦!」(五)

  「人被你們賣去哪里了?賣給誰了?怎麼能找到他?」老婆一腳把范耀踹到一邊。范耀敢怒不敢言,低頭裝死,心里一直在想:『老子操過你妹妹,老子操過你妹妹……』

  「我……我們當時聯系的那個叫嫖嫖,他好像也只是地頭蛇的一個下線,專門做拐賣婦女生意的。當時他叫我們把車開到隔壁H?。资械模兀卮?,我們等了一會,來了一個沒牌子的面包車,給了我們十萬塊就把人拿走了。他的手機號是139XXXXXXXX?!狗稑s看到老婆露了殺意,哪敢隱瞞,竹筒倒豆子般一口氣招供出來。

  「十萬?我妹妹就值十萬?」啪的一聲脆響,范榮臉上多了紅通通的五個手指印,整個辦公室的人都「嘶」一聲想捂住自己的臉,光聽聲音都痛??!

  「查這個手機號,定位手機主人在哪里?!估掀呕剡^頭對小王說。

  「李姐,這個手機已經定位不了啦,估計對方是老手,做了一次生意馬上斷掉尾巴,等一段時間再看風頭。我們得到隔壁省去調他們那邊警察的監控,不過跟他們協調加溝通,估計要花上些時間?!?br />
  「盡快,用最快的速度去協調,爭取查出地頭蛇的下落?!埂赣镁兌镜拿x告訴他們,查出來,往上頭報時我們一分功勞都不要,只要他們配合?!?br />
  交代完畢,老婆開始在腦海中回憶能幫自己找到妹妹的人。這時候猴子第一個進入老婆的名單,猴子在這方面消息靈通,妹妹被賣到H省,想必也是不能讓她公開的接客,只有那些花得起錢的富貴人物才有可能玩得起,猴子交友廣泛,又常幫那群太子跑腿,他的情報有時候比警察還多得多。

  老婆拿起手機,剛要撥號,卻又遲疑起來,猴子剛剛對自己提出非份之想,此時打電話求他,完全是把自己當羊去給狼送菜??!可是時間不等人,多猶豫一分鐘,李靜就可能被人多蹂躪一分鐘,想到這里,老婆也不敢再猶豫了。

  「猴子,我有急事找你?!篂榱嗣妹玫陌踩?,老婆只好低聲下氣向猴子求救:「猴子,之前我態度有些不好,但是你也是我小兄弟,知道我的脾氣。我這次來,有個事情請你幫我打聽下,非常急。這次是我私人的事情,你一定要幫我?!?br />
  猴子「啊,哦」幾聲,也不回答,氣氛一時間有些尷尬。一會兒后,老婆打破冷場:「只要你幫我,我會好好報答你?!诡D了頓,老婆深呼吸一口,沒拿電話的手,指甲深深掐入了肉里:「但是,上次那種條件絕對不行,我是有家室的人,你只是一時沖動,我已經年紀大了,希望你不要再提那種條件……」老婆其實心里很復雜,雖然嘴上說得堅定,但是如果猴子一定要自己獻身于他,自己可能真的沒有辦法。難道……難道自己冰清玉潔的身子要讓這個年紀是自己一半的混混隨意玩弄?這樣怎麼對得起相伴多年的老公,自己還怎麼做人?

  但是不陪,妹妹怎麼辦?老婆生怕猴子提出要自己陪他睡覺的要求,滿腦子亂糟糟的,越想越憋屈,越想越傷心。

  「李姐你不用再說了,上次我是喝了酒說了混帳話。你當時要我去毒販子那里當臥底我能不怕嗎?不喝酒我敢說去嗎?酒壯慫人膽??!李姐你放心,我再混帳也不會提那種條件。而且這是姐姐你的事情,那就是我猴子的事情,你不要著急,我馬上就幫你打聽?!?br />
  老婆一下愣住了,沒想到猴子居然很乾脆的就答應了,甚至不需要自己作出犧牲,落差太大。想到剛才自己胡思亂想想像的場面,老婆的臉頓時脹得通紅,清澈的眼眸中浮起一陣霧氣。

  「猴子……你……謝謝你……」這下老婆不好意思起來,卻不知道電話對面的猴子眼珠子溜溜地轉,不知道在想些什麼鬼主意。

  僅僅半天過去,猴子就回了老婆電話,李靜下落有線索了。突然出現的信息讓老婆又驚又喜,懷著激動的心情,老婆一字不漏的聽著猴子的匯報。

  「李姐,我打聽到點消息,據說在W市有消息說,省委龐書記的公子最近新玩了個良家少婦,是從我們A市弄過去的,還挺有身份,我想挺有可能是靜姐。

  我聽說龐公子今天在蘇荷開Party,參加的人有幾個與我有點交情,我讓他帶我進去,我去探探路?!?br />
  聽到猴子說到李靜的下落,老婆第一反應是把龐公子抓起來逼問,但是老婆想想,最后還是決定不去冒那個險,萬一打草驚蛇,再找到妹妹不一定這麼快,因此一定要有十足把握。隨后,老婆提出:「我跟你一起去?!埂咐罱隳闳ジ陕??把他抓起來?抓起來,H省還不炸了鍋?」對龐公子不能亂來??!而且即使知道了妹妹的下落,自己要救出李靜也很困難,因為李靜這種被拐賣的婦女,罪犯一定會把她藏得很深,稍微有風吹草動就會轉移,就憑自己加幾個本市的警察想突擊他們,把握卻是不大。老婆思考了半天,心中一動,一個想法在她腦海中形成。

  「不抓,我給你弄個錄音筆,你到時候套套他口風,我就在一邊等著。能讓他說出我妹妹在哪里最好,問不出來,你也想辦法讓他親口承認自己玩的是被拐賣的婦女,到時只要他說出他玩過被賣的婦女,就能抓住他的把柄,我也好叫他交代我妹妹的下落?!?br />
  老婆這方面是老手,只要得到龐公子的把柄,想必讓他協助自己救出妹妹,這樣更有把握。

  「那萬一他打死不說,說是自己吹牛的呢?」

  「吹牛?哼,由不得他,他不要命,龐書記還得考慮下自己的官帽。行,就這麼說,你等我一個小時,我換換裝就來?!?br />
  不到二十分鐘后,老婆就出現在猴子家樓下。老婆上身白色高領衫,緊身的底衫可以看出兩顆高聳的肉峰,腿上是緊身的鉛筆型黑色長褲,勾勒出迷人的美腿線條,腳上穿著黑色高跟鞋,露出的腳背潔白如玉。最吸引猴子的是面前少婦身上散發出來的成熟女人的魅力,讓猴子一下子就勃起了。

  猴子暗自有些后悔自己想放長線釣大魚,管他媽屄的,應該先要脅這婊子,讓她乖乖陪自己睡一覺才好。想著自己能握著這美人妻兩只軟軟的小腳,用自己的雞巴在她的小穴中肆意射精,欣賞李慧屈辱掙扎的樣子,玩了小穴再玩屁眼,粗大的雞巴插入面前曾經毆打過自己的女人窄小的屁眼,聽人妻張大嘴巴哭泣求饒的聲音……猴子不禁呼吸粗重、心跳加速。

  『不著急,不著急……』猴子拼命安慰自己,想要忍住自己的失態。

  「臭小子,怎麼啦?」看到猴子眼珠都快掉出來,哪能不知道他是在意淫自己。老婆微微發怒,只是迫于有求于人,不敢發作。

  「李姐,你弄得這麼漂亮,小心人家主動過來找你灌你酒。我們是去給人挖坑,你這樣是不是太顯眼啦?」猴子皺著難看的苦瓜臉,慌忙解釋道。

  「難道去酒吧不該這麼穿嗎?」說起來老婆還從來未去過酒吧,臉一紅,瞬間將臉拉了下來,以此來掩飾自己的尷尬,嘴硬道:「我都是素顏,你少拍我馬屁。灌我?灌我好??!我讓他喝多點,你好套他話?!埂咐罱?,我提醒一下,你是領導可能不常去酒吧,H省有名的亂,龐公子也是個狠主子,這樣,到時候他給你點的酒,你千萬別喝,這人名聲臭得很?!埂该运??」老婆聽得心里咯登一下,臉色不好看起來。

  「嗯,據說這龐公子下藥次數不少,而且他特別愛玩良家婦女,所以李姐你千萬不要喝他給你的任何酒水?!?br />
  「行,我知道啦!」

  「李姐,那我先去啦,你后面開車跟上?!?br />
  「嗯,注意安全,別露陷了?!?br />
  
?
诚玩山西麻将 91街机捕鱼窍门 南通金游棋牌 福彩6十1牛材网 河北11选五遗漏查询 重庆时时是不是重庆开奖 广东推倒胡麻将下载 麻将技巧视频 大神棋牌最新官方app下载 海南环岛赛游戏 天津体彩十一选五 河北十一选五遗漏 今日福彩3d正版藏机图 南宁麻将技巧 河北微乐麻将作弊器 炸金花不输诀窍 加坡二分彩开奖查询
百站百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