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首頁?????長篇連載?????【被催眠暴jian的冷艷美母】【作者:draguns88】【9】
【被催眠暴jian的冷艷美母】【作者:draguns88】【9】
第9章 美母的受精日(三

  「啊……啊……嗯!……」看著媽媽被男人用陽精射地嬌吟不止,纏在男子腰間的修長絲足不斷在空氣中輕顫,而俏麗的面容上卻充滿了幸福與滿足的神情時,我的思維已經是一片空白??韶瑝暨€遠遠沒有結束,當孟華陽抱起高挑豐滿的女體,并將最后春袋中最后一泡陽精射入被灌滿的子宮后,早已準備就緒的陸紹輝赤裸著健壯的身軀走上了前。

  孟華陽保持著體位抱著媽媽站了起來,陸紹輝則從站立不穩的美婦身后,貼著圓潤豐滿的雪臀,在孟華陽緩緩抽出自己剛剛射精的男根時,將另一支挺直的肉棒從媽媽身后噗嗤……的一下擠了進去。

  「呀?。?!……」本來就被巨大男根肏的嬌軀酥軟的媽媽發出一聲嬌啼,修長筆直的絲腿顫抖著,靠在男人的手臂上勉強站立。兩名惡少的動作銜接的無比順暢,甚至子宮里被剛剛灌入濃精還沒有時間流出,另一只粗壯的肉棒就重新刺了進來,把緩緩逆流的精漿死死堵在了蜜壺里……

  孟華陽著大馬金刀坐到了沙發打開了一罐啤酒,爽爽的射完精后,軟化的陽根在跨下左右搖晃著,馬眼間緩緩滑落出一絲殘精……

  「嘿嘿,小舒蘭,看看我是誰??」陸紹輝從身后抱著媽媽,吻了吻她嬌艷失神的俏臉問到。

  媽媽仍然沉浸在子宮灌漿帶來的異樣快感中,聽到男子的話語后艱難地回頭看了看身后的俊臉,扭曲的記憶令她迷糊了一會后,嬌聲問候道:「大……大……大老公……」

  「對了哦!看來小舒蘭還沒忘記我呀,被二老公射精射的爽不爽呀?」

  「嗯……嗯……爽……但……但…小舒蘭還……還想要大老公……也在子宮里射精……」媽媽美目中滿是迷離的情欲。

  「阿拉??可那樣的話,等小舒蘭懷孕時,就不知道是誰的寶寶了呦?」陸紹輝邪惡地笑笑。

  「沒……沒關系的……等小舒蘭……等小舒蘭生下來后,看下……是那位主人老公的寶寶……然后……小舒蘭再和另一位主人老公……生……小寶寶……」媽媽情迷意亂地呢喃著。

  「呵呵,那小舒蘭是喜歡男孩子還是女孩子呢??」陸紹輝從媽媽的身后輕輕地聳動著胯間的堅挺…

  「呼……呼……呀………都…都喜歡…只要是老公的……小寶寶。小舒蘭都喜歡……」媽媽忍不住一手勾住了惡少的脖子,翹臀緊緊貼著男子結實的腹肌。

  「呵呵……其實大老公和二老公,都希望小舒蘭能給我們生下女孩子哦?知道為什幺???」陸紹輝輕咬了咬著媽媽敏感的耳垂。

  「為……為什幺呀??」媽媽歪頭緊閉著美目,似乎在享受著年輕力壯的男子從身后親吻自己如同天鵝一般的迷人粉頸。

  「因為啊,小舒蘭很漂亮啊……」

  「……呼……嗯???呼……」

  「所以小舒蘭給老公們生下的女孩子們,長大后也一定會和小舒蘭一樣的漂亮對幺??……」

  「……嗯…………」

  「等小小舒蘭長大以后,她們就可以像小舒蘭一樣,和小舒蘭一起,享受爸爸的大雞巴了哦??對幺?」陸紹輝舔了舔修長的粉頸邪惡地笑著。

  「嗯……嗯……呀???……那……那怎幺可以???」媽媽愣了愣,隨即身體在劇烈的羞恥中感到了異常的暗爽。

  「呵呵……小舒蘭被老公們的雞巴肏的舒服不舒服??」肉冠輕輕研磨了幾下敏感不堪的花蕊。

  「嗯……呼……舒……舒服……但……呀??!……」試圖反駁的媽媽被肉冠輕輕刺入了宮頸,仿佛喚起了女體深處的記憶一般,嫩肉緊緊包裹著滾燙的肉棒,不住地顫抖著蠕動著,仿佛正無比期待著男根再度勇猛地沖刺……

  「小舒蘭想想啊……等老公的乖女兒們一點點長大以后,每天晚上就可以用小寶貝們的小嘴巴……把老公的大雞巴吹的大大的……然后再用柔軟的小舌頭把媽媽小洞洞也舔的軟軟的……用小嘴巴把爸爸的大雞巴叼到媽媽濕漉漉的小洞洞邊……推著爸爸的屁股,讓大雞巴一下沖進媽媽的子宮里……幫助爸爸在媽媽體內射精……不是很舒服幺???」如同惡魔一般的陸紹輝不斷蠱惑著媽媽。

  想到幾個幼、年版的小小舒蘭,上身衣衫不整的穿著小小校服,下身光溜溜的露出雪嫩的恥丘,跪在大馬金刀赤裸坐在沙發上的男人跟前,用小嘴巴小心翼翼舔凈滿是精糊的肉冠,然后被男人抓住其中一個,強按著頭一臉痛苦將剛剛射過精的粗壯肉棒吞咽下。

  男人身旁的另外兩個小小舒蘭,一個跪在地毯上抬頭含住黝黑鼓脹的春袋,用嬌嫩的小舌片舔弄著兩粒充滿了活力的春子,一個跪坐在男人的身上,將羞恥白凈的雪丘遞給男人舔玩,嬌俏的小臉貼著濕熱的巨根,用粉紅色的細長小舌頭,探進黝黑刺鼻的毛從里,將一團團腥臭的精液吸入小口中……

  而另一邊,一名身材豐滿的美婦正被一名健壯男子壓在身下,被粗大的肉棒大開大合猛抽著粉穴,兩名小小舒蘭跪著用微微隆起尚未完全發育的胸部,緊緊貼著正在激烈交合的男女下體。

  男子健壯的身上還有一名小小舒蘭,正緊緊抱著男人滿是濕汗的結實臀部,小臉上滿是害怕被拋下的表情,然后小心的伸出小舌頭,和另兩個小小舒蘭一起探入分速聳動的肛門中,小臉被男人飛聳的臀部撞的通紅。當兩名男人發出一聲聲低喉時,幾名小小舒蘭清純艷絕的小臉瞬間被白花花的濃精蓋得滿滿……

  滿臉精花的小小舒蘭,在盈盈微笑下體不住流出白漿的美婦攙扶下,一個一個的爬到兩個男人身上,飛快的聳動的著小屁股,很快一個個雪白平坦的小腹被精液如同氣球一般灌的鼓了起來……

  不……我急忙將心中的妄想甩出了腦海,卻看到媽媽一臉迷離的似乎在想象著與我類似的情景……仿佛沁了血一般的俏臉漸漸埋了下去,不?。。。?!在這樣下去,這個絕望的幻想一定會成為現實?。。?!

  陸紹輝看到媽媽越發嬌羞的表情,知道心智扭曲的美婦已經開始期待這樣的未來了,他哈哈大笑著用兩手捏著媽媽的手腕說到:「來,趁現在小舒蘭還能站著,我們先向今天來觀禮的賓客們表示下謝意把??」

  「…呼……嗯???……呀……??!……」媽媽被男人從后面挾制著,慢慢爬下了「受精床」。前后婚紗都被撕爛,包裹著高聳豐滿的圣女峰已經完全暴露在空氣中,白色吊帶絲襪包裹下的修長美腿一步一顫地被男人串著走下了床,當早已被津液濡濕的絲足艱難地踏在地毯上時,玉腿間一縷透明晶瑩的液體緩緩滴落了下來……

  陸紹輝抓著媽媽的小手,下體不住輕聳著:「來……慢慢走,先向二老公問個好??!」只見媽媽挺翹的美臀緊緊夾著一支黝黑油亮的碩大男根。每當男根輕輕聳動時,套著白絲襪的玉腿不由一陣輕顫抖,然后艱難的一步一顫走到了大馬金刀坐在沙發上的孟華陽跟前。

  「主人老……老公好……小舒蘭要和大老公一起……向來參加……我們婚禮的賓客們……表示下謝意?!箣寢尶邶X不清地說著,敏感的子宮口被滾燙的肉冠研磨的直顫,「嗯??!好好表現,不要丟了老公們的臉」孟華陽笑著,將兩只大手伸在了媽媽高挺的酥胸上用力揉了揉……

  「啊……啊……是……是的……老公……」

  「啪??!……」一聲失身驚叫后,孟華陽在媽媽高挺的雪峰上重重扇了一巴掌。

  「要像這樣去感謝嘉賓們知道幺???」孟華陽殘忍的淫笑著,大手在玉峰上狠狠搓了數十下。

  胸前一陣火辣的痛楚,雪白的乳肉上迅速浮起了一個刺眼的紅印,俏臉通紅的媽媽仿佛被這淫虐的刺激沖昏了頭腦,美目中滿是迷離的混亂:「是……是……老公……」剛剛射了一地的少年們頓時精神一震,一個個不懷好意地摩拳擦掌起來,當媽媽被淫笑的陸紹輝挾持著走到第一個少年林德明的面前時,他將媽媽向后拉著靠在自己胸膛上,以方便對面的少年享用媽媽嬌挺的酥胸…

  「哦,呵呵!對了,只準摸……不準親,今天小舒蘭的身上只能有我和華子的體液!」林德明嘿嘿笑了下表示明白,雙手猛地抓住了一對碩大的雙丸。

  「?。。?!呀!……呀……」媽媽的嬌軀在強烈的羞辱感下更加酥軟異常,她背靠著惡少,幾乎將全身的重量都靠在他的胸膛上。

  一雙碩大的雪峰在另一個男人的手中肆意變幻著形狀,光滑嬌嫩的玉乳在男人粗暴地揉捏中留下一道道指痕……

  「嗚……嗯……」媽媽美目迷離,貝齒咬著誘人的紅唇,一聲聲欲迎拒還的嬌啼讓林德明越發興奮,一會將挺拔的酥胸揉扁,一會拈著兩粒小葡萄將橢圓型的雪峰拉成竹筍型……

  「嘿嘿!夏老師,看我幫你把大奶改造成了火箭型哦!……」林德明獰笑著,媽媽低頭看了看自己被少年擰著蓓蕾,被拉成異常淫糜的胸型后,「嚶……」發出一聲誘人的呻吟,羞的緊緊閉上了一雙美目。

  林德明把玩了好一會后,在眾少年的催促中不舍的放開了嬌挺的巨乳一臉可惜地說到:「要是什幺時候能好好把玩下這對奶子就好了?。?!……」陸紹輝笑著對他眨了眨眼。林德明瞬間心領神會,一張俊臉鱉的通紅。

  接下來第二個進行謝禮的少年是王景龍,他可比林德明粗暴多了。上來大手就啪?。?!啪?。?!啪?。?!的左右扇打了幾下雪白的胸部,口中還不干凈地罵到:「嘿嘿,老子一早就想給雙大奶子了幾個奶光了??!哈哈?。?!爽?。。?!真軟?。。。?!」王景龍兩手粗暴地揉捏著一雙玉乳滿臉淫欲的享受著。

  媽媽忍不住痛呼了幾下,滿是委屈地看著陸紹輝的俊臉,希望心愛的情郎能出面,讓自己少吃一些苦頭,「呵呵?。?!賓客們是喜歡你,才這樣打你的胸脯哦?。?!來??!乖乖的挺起胸,讓賓客們高興一下,待會大老公會把熱忽忽的精液射進小舒蘭的子宮里,用精子好好的補償小舒蘭哦……」陸紹輝毫不在意的微笑道,跨下的肉棒忍不住刺了幾下。

  「嗚……呀……嗯……小舒蘭會乖乖的挺著胸的……大老公……」已經被肉棒完全控制著思維的媽媽,在嬌喘中強忍著胸前粗暴地揉捏,一邊遞上了誘人的紅唇,任由男人采摘……王景龍啪!……啪!……啪!……啪!……的又打了好幾個奶光,才將媽媽依依不舍的放了開來。

  接下來媽媽被一個個的少年,或揉捏把玩或抽打奶光。很快一雙雪白高挺的美胸,就被少年們打的滿是紅印,蓓蕾高高立起。當她嬌喘吁吁的被最后一個少年又給了一記奶光后,陸紹輝挾持著她慢慢地走到了我身前。

  不……不會把……我的臉上通紅不已,不知是憤怒還是害羞。陸紹輝將一臉嬌憨,迷戀在不斷索吻的媽媽挾持著站定在我身前。

  「想不想也摸一把??」惡少戲謔地調笑到。

  「我……我……」我唯唯諾諾的不知道要怎幺表達自己的情緒,臉上即是尷尬又是期盼。

  「嗯???……彬??彬彬……」索吻不成的媽媽終于將她迷離的美目落到了我身上。

  「呀??!……」愣了愣神的媽媽在腦海中一陣翻騰后,羞急遮擋著自己被扇通紅的美胸,閃躲的目光中充滿了愧疚,神情顯的異?;艁y。

  在眾少年地哄笑中,媽媽猶豫看了看身旁的陸紹輝又看了看孟華陽,最后目光凝聚在我的臉上。漸漸鼓起了勇氣,緊緊的閉著美目,挺起了一對早已被揉玩抽打到紅艷艷的酥胸,頓時周圍一陣陣哄笑令我臉上難看無比。

  「阿拉,阿拉,好把……怎幺可能讓你兒子來碰你呢?對把小舒蘭?哈哈!……」陸紹輝戲謔看著臉色尷尬異常的我。

  「嘿嘿,小舒蘭乖,以后不讓他碰你了。準備好沒有呢?現在大老公要給小舒蘭下種了!……」陸紹輝見媽媽迷茫的俏臉一會蒼白一會紅暈,不時看著我的眼神中滿是愧疚與羞澀,并沒有過多在意,調笑了下媽媽后就拽著她就往床邊走。

  「嗯……呀…呀……大老公最好了……小舒蘭已經等不急……想要被大老公的大肉棒刺穿……然后被精液灌的飽飽的……」媽媽終于從迷茫中解脫了出來,順從的輕扭著美臀,享受著滾燙肉冠在行走間不住的研磨與撞擊,粉胯間異樣迷醉的快感令她幾乎在短短幾秒中就淡忘了我的存在……

  「……」在一陣陣哄笑和肆意地調笑中,我的嘴角出現一絲血跡……

  媽媽保持著仿佛母狗一般的后入式,蹣跚地爬上了「受精床」。陸紹輝把兩個枕頭墊在媽媽的美臀下笑道:「雖然,可能有點晚了,但是大老公還是希望,小舒蘭的卵子選擇大老公的精子受孕哦??!……」

  「嗯……嗯……」媽媽順從地趴在床上把美臀高高翹起,一邊羞澀答應到。

  「呵呵。開始了哦?。?!」

  「嗚……嗯?。?!……」沒有了開苞時痛苦地呻吟,反而是軟糯地嬌啼不斷從紅艷的小口中飄出。已經被充分調教的女體,主動用豐滿的美臀迎合著堅挺的男根,在兩人的結合處發出一聲聲「啪……啪……」的拍打聲。

  「嗯……嗚……好棒?。?!大老公的肉棒好厲害?。?!親到了?。?!啊,親到了?。。?!」丟棄了矜持的媽媽越來越嬌媚地淫叫著,屏幕里的碩大肉冠正一下下的撞擊著紅腫的花蕊,不時一股混合著白漿的液體從花蕊中噴出,澆在滾燙的肉冠上。

  「呼?。。。?!舒蘭的小穴好緊?。。?!果然是名器啊……??!」陸紹輝轉了轉堅挺的肉棒,然后用力一沉!

  「?。。?!呀?。?!……呀?。。?!……進……進來了!……」在媽媽地失聲尖叫中,滿是肌肉的結實小腹已經緊緊貼上了挺翹美臀,黝黑滾圓的春袋在雪白的臀瓣上壓的扁扁的。

  毒蛇般菱角分明的肉冠在男人靈活的控制下,從花蕊間的孔隙鉆了進去,宮頸如同嬰兒的小嘴一般緊緊吸吮著肉棒。

  「呀??!……?。?!……呀??!……」媽媽翻著白眼,子宮再次被另一名惡少用粗長的巨根攻陷,秀氣的絲足被破宮帶來的痛楚在空中搖擺痙攣著,令人忍不住想憐愛的捧住細細親吻。

  陸紹輝沒有立即開始沖刺,而是將林德明遞上的一個東西拿了出來。

  「咝??!」周圍出現一陣倒吸氣的聲音,令破宮中還沒緩過勁的媽媽。突然感到菊眼間穿來一陣油滑的涼意,「嗚??!……呀?。。?!老公??」只見陸紹輝正將涂滿油膏的乒乓球大小的一串粉紅珠子正一粒一粒的推入媽媽體內。

  「呀……??!呀?。?!?。。?!老公??!……不要?。?!……」媽媽胡亂掙扎起來,但是被男人用肉棒刺入子宮的女體根本提不起力氣,更別說陸紹輝每推入一粒珠子,就伏下身來一陣沖撞。

  「呀!……?。?!……呀……」媽媽的呻吟混合著陸紹輝沖刺時的拍肉聲,將在場的每一個男性心底的欲望一點點的再次吊了起來。

  粉嫩的小穴緊緊夾著黝黑的男根,隨著男人抽出時,帶著一絲絲晶瑩的花液微微抬起,然后被男人的大手按住掙扎的女體,柔軟臀肉上瞬間啪……地發出一聲脆響。媽媽也配合無比地發出一聲嬌啼,不自覺的用肥美的恥丘貼著滾圓的春袋迎合磨蹭著……

  滾燙的肉棒在抽搐的小穴中每肏個三五下,就要停下來微微后退一些,親吻下微腫的子宮口。等媽媽嬌軀逐漸放軟后再次猛的刺入子宮。媽媽被輪番的沖擊肏的嬌聲回蕩,菊眼和子宮中的雙重快感令她不覺翻起了白眼,柔嫩細長的香舌也長長的伸了出來……

  「噫??被肏到失神了幺???哈哈,還是人民教師呢?怎幺快就被男人肏到失神了?。?!」

  「哈哈……這賤貨的舌頭好長啊……連白眼都被肏到翻起來了……真像一只母狗!……」少年們惡毒調笑著媽媽,一邊飛快地打著手槍,其中好幾個已經又噴了一地……

  媽媽如同白玉般的臀部正高高撅著迎合男人越來越重的撞擊,精致嫵媚的面容上粉舌長長的伸在檀口外,加上胸前被男人扇打到通紅的高聳美乳,眼前的媽媽確實更像是一只發情的母畜。

  而陸紹輝此刻正如同母畜的主人一般,一臉高傲冷酷地看著美人在他跨下嬌吟婉啼。一串珠串幾乎沒有什幺太大的障礙就全部推入了精致的菊眼中。只剩一條毛茸茸的,約一分米左右的柱狀把手吊在雪白的臀間。

  「嘻嘻??!……真漂亮??!」陸紹輝戲謔地拍了拍媽媽的美臀,然后握住不斷亂晃的雙乳,將她抱到了懷中。

  「嘿嘿,小舒蘭,大老公準備射精了哦……小舒蘭可要夾緊了,是時候迎接大老公的精子了?。?!」

  「?。。?!?。?!呀?。。?!……主人老公?。。?!……請和……小舒蘭邊接吻…邊射精……」媽媽意識模糊地嬌叫到。

  「如你所愿?。?!」早已忍耐不住的陸紹輝從后面吻住了媽媽的小嘴,兩條舌頭在空中肆意交纏著?!膏?!……嗚……嗚……」嬌酥的呻吟被死死堵在陸紹輝口中。

  「啪……啪……啪……啪……」急促的拍肉聲中,黝黑的春袋瘋狂地抽打著雪白的臀肉,巨大的男根在嫩穴中反復舂搗著。雪白平坦的小腹間不斷浮起淫靡的柱狀印記,菊眼里夾著的毛茸茸環把隨著高速撞擊,歡快跳動著……

  「嗚……嗚……呀……呀……」壓抑地媚叫令男人欲火高升,修長的雙腿正呈M型張開著,好讓情郎健壯的男根更加輕易的肏進子宮深處,雪白高挑的身子仿佛抹上了精油般散發著象牙般的光澤,緊緊貼在滿是濕汗的雄性身軀上,猶如淫畜一般迎接著男人越發兇猛的沖擊。

  「?。。?!?。。?!老子射了?。。?!……哦??!……」到了極限的陸紹輝一聲低吼,猛沖了數十下,兩手突然死死的捏住豐滿的雪峰,黝黑鼓漲的春袋一陣劇烈收縮,將濃稠的精漿猛烈地灌入媽媽的子宮里。

  「呀!呀!……?。。?!……」媽媽嬌啼著,被滾燙的陽精射的欲仙欲死,魂飛天外……奸夫的精液再次注入嬌嫩的子宮里,瞬間讓美艷的麗人化為陸紹輝胯下一條發情的母狗……

  粗壯的肉棒緊緊頂入了宮口激烈持續地噴射著,已經浸泡在精液中的子宮再一次被滾燙的濃精淹沒,數以億計的健康精子盡情強暴著毫無反抗能力的卵子……

  隨著巨量的精漿被灌入子宮中,媽媽平坦的小腹終于開始微微的鼓了起來……

  「哦?。?!哦?。。?!肚子都被灌鼓了呢?。。?!」

  「哈哈……子宮已經被精液灌的飽飽的。想必一定會懷上陸少和孟少的寶寶吧!」

  「哈哈,被自己的學生灌精,還要懷上自己學生的寶寶,看她以后還有臉沒。嘻嘻?。?!」在眾男的調笑中,媽媽的小腹被濃精灌的隆起了一條誘人的弧線。而她此刻的表情再沒有了以往的端莊秀麗,而是如同母狗一般,俏臉緋紅的沉浸在受精的歡愉中。

?
诚玩山西麻将 安徽快3基本走势图分析 吉林吉祥棋牌官方版小鸡飞蛋 娱网棋牌大连打滚子下载 腾讯分分彩买大注就输 黑龙江6十1开奖查询结果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查询 广东快乐10分开奖记录 江西新11选5走势 捕鱼大亨cdk 免费下载南昌麻将 七星体育nba直播tv 手机棋牌为什么总是输 湖南幸运赛车电视走势图 燕赵风采20选5官网 打jdb财神捕鱼技巧 麻将外挂软件辅助作弊
百站百勝: